奇闻异事网,欢迎您!
当前位置:主页 > 灵异事件 > 正文

手术室里发生的令人恐惧的一件往事

时间:2019-07-17 13:33 来源:未知 作者:奇闻异事网 n77.org 阅读:

        这件事,还是与“王魔”有关的。某夜,微醉的“王魔”。他给我们讲起了,两三年前发生在手术室的一件令人恐惧的一件往事。 我当时住院时,所住的科室是外二科。外伤科就诊的病患,多为因外力造成的身体损伤。因此,外科手术是比较多的,手术也都很血腥。加之,外科就诊病患,三教九流无所不有。其中也不乏“社会人”或“江湖大哥”,在殴斗中带伤,前来医治。综上,本科室的男性医生多了一些。科里,就有这么一位贾姓的男大夫(后文详细介绍)。

          我们再看看,外科手术室。手术室建在二楼最西南侧的一个大大的房间里。建筑设计时,就将此间设计成了手术室。因此,偌大的房间就被分割成了几个封闭的功能性区域。从外而内分成,等待室、半无菌室、器械室与消毒室,最里面的一间是手术室。各室的通道连接外,都有一扇宽大的对开玻璃门衔接。有朋友要问了,你怎么清楚这些。我弱弱地告诉您,我在这个手术室里做过手术。局部麻醉的小手术,所以思想意识都很清醒的。 话说小贾大夫,30多岁的年纪,身高在1.78左右,体型匀称,平头正脸,略有点榭顶,人嘛长得还算是周正。小贾大夫本人,也是自感相貌堂堂、自认风流倜傥。加之,其就读的院校也是极富盛名的。在专业领域内,小贾大夫也是小有 建树。所以,小贾大夫在院里总是一付盛气凌人的样子。说话时,也总是喜欢吹牛皮,说大话。见到平级的大夫,总是一付教授教导学生说教的面孔。加上,小贾大夫在生活作风上也有些不检点。和女大夫、护士们见面时,总是眉飞色舞开一些半荤不素的玩笑。所以,他在院里,除了那几个女性“朋友”外。可以说,并无其他朋友。

          虽说,没有朋友。但,他却拥有这一个忠实的听众和聊友—“王魔”。每逢“王魔”二、三两酒下肚,恰小贾大夫值夜班时。“王魔”定要去外科医生办公室,和贾大夫侃到夜深。 话说,某夜恰贾大夫当值。9点左右,酒后的“王魔”又如约而至。两人从古今大事、天下奇闻,到张家长李家短,院里那个女同事胸大屁股大。最后,聊到院里哪个科主任睡了某某护士等等,无所不谈。在不知不觉间,已到了子夜时分。此时,贾大夫困意袭来,又不便直说让“王魔”走。但托词,要去卫生间。“王魔”本人虽说,人有点神经。但,人情世故还是懂得的。于是,起身道“肥水不流外人田,我今晚也在你们科里尿泡尿,尿完了回去睡觉,走我们一起去厕所”。

         说罢,二人鱼贯走出了办公室,径直地向卫生间走去。 外科病房的卫生间,共有两间。一间位于走廊中部,便于患者及其家属使用。因,使用的人较多,又不能及时得到清理。所以,卫生条件差了些,有点脏。而,另一间在走廊的尽头,位于手术室的斜对面。可能是,过余靠里,去的人员相比之下少了很多。所以卫生条件要好出很多的。本科的大夫、护士们,宁愿多走几步路,也要到里面这间如厕。这贾大夫,也不例外。如厕结束,二人向回走时。贾大夫不经意间看了一眼手术室。透过挂着蓝色窗帘的玻璃门,看到里面灯火明亮。贾大夫走上前,推了推门。发现,门竟是锁好了的。贾大夫没好气的咒骂道“又是哪个傻X、王八蛋走了灯都不关”!说完说继续向回走。没走几步就又停下来对“王魔”道“王哥我得回科里,取手术室钥匙来关灯。我们科那瘪犊子主任,本来看我就不顺眼,一直想整我。如果,明天知道我上夜班时,手术室灯开了一夜,那瘪犊子还不得大会小会点名说我呀。你是等我关了灯再走,还是现在你就回去?”“王魔”本就是无事的闲人一个,本无睡意。他还巴不得,多待一会哪。

         回道 “哥们你去取钥匙吧,我等你关了灯,我们一起走。再说,我长这么大还没进过手术室,正好和你这大大夫进去开开眼、长长见识,你快去取吧,我在这等你!” 贾大夫依言而行,不大一会就取来了钥匙。打开门后,二人走进了等侍室。本以为,是极其简单的关灯、锁门走人的动作,却成了贾大夫这一生的一个做不完的恶梦。也许,“等待室”等候太的时间太久了吧! 二人到了等待室后,看到正对面同样挂着蓝色窗帘的半无菌门里,灯光一闪一闪的。好象是电源开关接触不良或跳泡反复启动。亦有可能是某个人,在不停地按动电源开关。此时的贾大夫,已有几分惧意。声音颤抖地说“王哥我们回去吧,怎么感觉不对劲!” “王魔”却不以为意,大大咧咧地道“就关个灯怕什么呀,走我陪你去里面关了灯咱就走。大老爷们都走到这了,你又不怕瘪犊子主任说你了,哈哈!” “王哥我不进去了,我要走!” “那你在这等我一会,我替你关了灯,咱就回去。”言毕,“王魔”大步向里间半无菌室走去。 “王哥,开关就在一进门左手边的墙上。我在这等你,你快点呀!” “王魔”迅速地来到了半无菌间,按动了几下开关,确定灯是关闭之后。就在他转身,要向外走时,听到贾大夫大声的喊道“不是我、不是我、不是我。。。。。。!” “王魔”闻声,紧忙跑出屋子。就见贾大夫双目呆滞,双手不停地挥舞着,犹如在隔挡着什么可怕的东西。将“王魔”跑到贾大夫身边时,贾大夫依旧说着同样的话,机械地做着同样的动作。“王魔”怎么样的呼唤他,贾大夫仍然是充耳不闻。怎么样的拉扯,仍然是丝毫不动。这样,维持了近一分钟。

         “王魔”顿感诡异。于是,抡圆了胳膊扇了贾大夫一记清脆的耳光。被打之后,贾大夫的意识也恢复了一些。“王魔”赶紧关了灯,锁好门,扶着贾大夫跌跌撞撞向办公室走去。其间,不少病房的房门被打开,或有人站到走廊,或从门内探出头来,看看发生了什么事。有人见,是贾大夫。就三三两两地凑过来,问发生了什么。“王魔”就说,贾大夫上厕所摔了一摔,刚才摔糊涂了才大喊大叫的。 回到办公室后,“王魔”给贾大夫倒了些热水,让其喝点热水缓缓。过了良久,贾大夫平静了许多,精神也好了很多。“王魔”起身欲走,贾大夫见状,一把拉住他的手,死死拉住不肯放开。口里说道“王哥求求你别走!吓死我了!你别走,陪陪我!我怕他又来找我!!!!!” “兄弟,刚才你怎么啦?看你那样子,我没好意思问。你要我陪你,你就给我讲讲,你刚才怎么了。” “王魔”就此,再次坐定,听贾大夫娓娓道来。 “就在我们走进等待室时,我除了看到半无菌间屋里灯闪外,还能听到里面有翻箱倒柜找东西的声音。我当时,认为是进来小偷了。所以说,想叫一起走。反正,手术室里也没什么可偷的。我怕,惊动了小偷,他才对咱们下手。可你那么大声音说话,里面翻东西的声音还没停。我想如果是小偷,听到有人来了怎么也得停停手吧!你说完就走过去了,我就在门口站着,想如果你那里有什么不对劲,我就跑走廊喊人来帮忙。王哥,你刚才在哪没听到声音呀?” “我什么也没听到,就看到灯闪了。” “你进里屋,门关上的时候。我看到里面出来个人,他是穿过门走出来的。那个人我认得,就是前段时间在咱们科做手术的。后来,没能救活的那个打架地人。他要过来抓我,还和我说‘X你妈的,是不是你把我手弄丢了。你妈个大X的,害的老子被人打都没法拿枪打他们,没法拿刀砍他们。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?是不是你?。。。。。。’。

          后来,你打了我,我才看不到他了。真的吓死我了,太吓人了!太吓人了!” “王魔”又给我们讲了,贾大夫口中的做手术那人的事。有一天,120送来一个重症病人。因,门诊无法做手术。所以,这病人被安排在外科做手术。这个人,应该是个“社会大哥”(“王魔”说此人满身的纹身,四肢和躯干上都有。)。检查发现,“大哥”身中6枪,全身被刺30余刀。枪伤是非致命伤,分别是两膑骨处各2枪、腕关节各一枪。其中,右手腕关节的枪伤,可能是抵近射击,造成关节无法修复的粉碎性骨折。而刀伤,均是由锐器刺穿造成的。从创口上分析,可能是三棱军刺或管状刺刀造成的。当天,做手术的就是贾大夫。人又是警方联系120送来的,没有朋友亲属跟随而来。可能是,贾大夫自认医术高明或者其他什么原因,他在进手术后短短的不到两个小时就宣布手术完成。也擅自,把患者不能医治的右手进行了截肢。在手术后不久,患者就因大出血死亡。 从此,贾大夫嘴边常说的一句话就是“不是我、不是我”。精神上好象也有些不太正常,院里同事背后都爱称他“贾神经”。他也再没有,踏进手术室半步。而他和“王魔”的关系视乎更近了一些,时不时地俩人坐在一起喝上两杯,说上几句疯话。 其实,想想贾大夫所说的画面是多么的诡异恐怖。一个满身是血的人,从门里穿过来,飘到面前,举起那露出森森白骨的小臂,说着“我的手是不是你能弄丢的”。我想,换成胆子再大的人也会在脑海里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。贾大夫也有可能,是因为太过自负导致误诊,早早地结束了他当主刀大夫的生涯。



(责任编辑:奇闻异事网 n77.org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上一篇:衣柜阴影
下一篇:准确的第六感(2)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